The neighbour’s dog

鄰居的狗名字跟我一樣
名字跟我一樣的狗常常吠我
我不告訴狗我們的名字是一樣
鄰居常常罵這名字跟我一樣的狗
我在心裏告訴狗,你没有做錯

 

 

Advertisements

不同與一樣

我喜歡明快的線條、磊落的筆觸,享受手腕的擺動,線條游走在紙張上,然後在想停下來的地方停下來。
有時會填一塊色,這塊顏色多數是安靜的,或許會滲些喧囂紋理,因為想和昨天的“不同”,不過可能和前幾天的“一樣”……

I like rhythmic, lucid lines and brushstrokes. I enjoy moving my wrist freely and instinctively to create carefree lines, pausing and stoping intuitively. Sometimes I would tint an area with colours, which are usually restful and calm. Sometimes I add rough and noisy textures, just in order to be “different” from what I did yesterday, but they could be somehow “similar” to the ones I did a few days ago.

由街頭行至街尾

由街尾行至街頭 觀看樹與樹之間

在這個深綠色和那個深緣色中間的空白位停一停

要做一點事 先把會發聲的機械都關掉

畫一條線畫二條線再畫幾條線 然後安上一個題

有一刻的歡喜 然後又沒有了

煙霞加鈣

心裡頭好像有些東西

不知道是什麼

能見度還是頗低

感覺怪怪的

是東北季候風吹來的微塵嗎

吸一口大氣中積聚的懸浮粒子

喝一杯過了期的橙汁

過了九天有效期的加鈣橙汁

連同過期的鈣喝下去

味道沒有什麼分別

然後還是好端端的坐著

我沒有事 請放心